《這不是一檔展覽》
松果體操隊攝影展

展覽論述|

藉由展場所出現的文字,我們期待著創作者給一扇進入的窗,就像我們期待著參觀展覽可以帶給我們立即性的滋養。或許我們心裡所期盼的,是可以藉由一個仲介的形式,快速的獲得我們期盼的標準答案,當然最好是我所認定的。如果萬事有仲介,有靈媒,那該就是選擇障礙者的天堂。我們已經不習慣生產,眼見早不足為憑就連補充與轉譯都覺得是燒腦的苦差事。

從吳傑生的《吳傑生個展 海馬迴光畫館》開始,這個作品給你一個展覽所有應該有的形式與資訊,除了內容之外(或者這就是內容)。詹鎮豪的《逃避雖然可恥卻很有用》,大辣辣的告訴你上牆的或許只是一個臥薪嘗膽的膽,而不是什麼成功的故事或是偉大的蒐藏品。林亮宇的《小巧合》、陳世耀的《眾妙拾遺》,以及林、陳兩人合作的《對映異構體》都在跟大家打個攝影的啞謎。肖像影像中的非肖像式敘事,地景影像中自身無法躲閃的自造而成的意義雜訊,以及對鏡像二字進行平行時空式的橫移考究。

我們索求著龐大的資訊量,但不產生觀點;轉載公版文章,但不進行個人化的轉譯;我們追求〇義,而且必須要是被捧紅的〇義。如同廖云翔的《蝕》:在那黑暗之中,在那冰冷裡,在那與所有的靜默如此不同的靜默當中,在那幾乎完全的靜止裡,蒼白的臉孔,我心裡揣想在這段日蝕期間是否就連情感都因此被侵蝕殆盡了。

是的,經由這些影像與文字是得不到答案的。但沒有給出來的,也不一定沒有,只是要透過包在紅藥丸裡的藍藥丸,進進出出、來來去去、恍恍惚惚的,等待自己的靈光在路上遇見自己的松果體。

(文/李旭彬)

展期│2019.04.10-05.05
座談│2019.04.13,15:00
藝術家│林亮宇、吳傑生、陳世耀、詹鎮豪、廖云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