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期展覽
Current Exhibit

懦懦
nōo-nōo

2021.09.13-10.02

展覽地點│海馬迴光畫館
參與空間│絕對空間、節點、182 artspace、Error22(鼴鼠)、海馬迴光畫館

展覽論述│

Nōo是台語中「懦」的發音,有軟、爛、黏、糊的意味,常以「懦性nōo-sìng」形容軟弱,或是「懦勢nōo-sì/nōo-sè」形容差勁。而兩個字疊加「懦懦nōo-nōo」則是強調懦字意涵。 兩年多前因為一個網路影片,內容為攝影者勸誡路旁恍惚遲鈍的路人,不要再吸食強力膠。其脫口而出的「巴嘎懦懦,巴嘎馬西馬西」,讓此詞再次為年輕人所知。「懦懦nōo-nōo」一詞表達的是黏糊、精神委靡不振、懦弱的狀態,在這個詞中所出現的概念是關於軟爛、遲鈍、笨拙、恍惚、無精打采的一系列與個體凝遲有關的感性。

而「懦懦nōo-nōo」這樣的概念,尤其神似面對疫情警戒下的自處或共處狀態。這個不得不面對的生活狀態變形,意味著公衛事件、歷史素材與個體生命三種時間化過程的撞擊,個體在這新的規訓氣候轉變當中正經歷著與個體生命經驗、家庭關係、移動軌跡、自我管理、生產技術密切相關的生命政治事件。這個特殊狀態,請容許我們暫且稱之為疫情時間。

在疫情時間下,海馬迴光畫館的成員們各自面臨著重新適應與感受,在此之前生命投入在創作的同時也面對著共同經營藝文空間的種種討論與推進,然而時間感的改變與各種不得不面對的計畫變更,讓我們在討論時不時出現關於創作者、經營者、家庭成員、伴侶關係、國際交流者、研究者,種種身份壓縮的扭捏遲拙。這樣的感性,引起我們對台南其他藝文空間的經營者、創作者的興趣,某種程度而言這像是一種互助會的發起瞬間,於是我們拜訪了幾個空間的負責人及成員。發現疫情時間下,出現了諸如創作者美學操作因家庭關係溢出;創作者開始對著日常物件進行反身性思考的內省時刻;創作者對通訊技術變革的不適;創作者對社群關係的轉化欲望,種種過去不曾強烈感受到的,如今卻以各種行動與事件被放大。這些介於創作與日常生活中間的時刻,似乎是忙著面對國際交流困境、展務、生存焦慮的機構或是團體,猶是毋願好好看待不而過確確實實發生佇個體生命的「懦懦nōo-nōo」時刻。

參與者│小鱉、李佩珊、吳宗龍、林盈潔、邱榆桓、范紫緹、陳正杰、陳妍伊、陳漢聲、張根耀、彭奕軒、曾伯豪、黃婷玉、黃逸民、黃拓惟、黃品緒、黃虹毓、劉星佑、鄭安利